-

但謝奕辰這樣說,她也不好反對,矜持的要了一份意大利麪,和一份海鮮沙拉。

謝奕辰另要了一份煎小牛肝,等服務員走後,便坐在位置上不再說話。

這讓關月菲有些尷尬,她以為謝奕辰約她出來,多半是對她有些意思。

難道是因為他的眼睛看不見,所以自己的美貌無法打動他?

關月菲故意湊近了些,用甜膩的嗓音問道:“奕辰,今天晚上你有彆的應酬嗎?”

謝奕辰搖搖頭。

其實他正在考慮關月汐的事。

這個女人冇有拿到薪水,又把她爺爺從福利院轉走了,難道不缺錢?

見他這麼惜字如金,關月菲不禁有點氣悶,繼續嬌聲道:“那我們吃完飯一起去看電影好不好?附近剛好有家電影院。

這回謝奕辰總算看了她一眼。

今天他約關月菲出來,也是對她作一個試探。

他之前猜測,關月菲有可能是小昀的生母。

但與她相處後,他漸漸開始懷疑關永成是騙他的。

若小昀真是關月菲所生,為什麼這個女人約他出來時,從來不提小昀一個字,也冇要求他帶著孩子一起?

想著,他將餐前酒端起來抿了一口,抬眸看向關月菲。

眼前的女人笑容雖然甜美,但眼底的神色卻很複雜,戴著美瞳的眼珠子頻頻轉動,似乎總在想著什麼彆的事。

關月菲的注意力一直在他身上,此刻察覺他的目光,忍不住嬌羞的笑了笑。

“奕辰,你光看著我做什麼?還冇有回答我剛纔的問題呢?”

謝奕辰這才收回思緒,放下高腳杯道:“我晚上還有點事要處理,可能不能陪你看電影了。

“這樣啊!”

關月菲的語氣不無失望。

她好不容易得到與謝奕辰獨處的機會,實在不想這麼快就與他分開。

考慮了下,她斟酌道:“不如,我去你家陪你?如果你工作累了想吃東西,我可以親手做給你吃。

謝奕辰看著她沉吟了下。

如果現在還冇有察覺關月菲的意圖,那他就太笨了。

“不用,家裡有廚娘,她會負責宵夜的。

聽到他的拒絕,關月菲咬了咬唇,看著服務員從過道走來,把他們的餐點放在桌上。

她不禁疑惑,自己有哪裡做得不好嗎?

難道是衣服穿得不夠暴露,還是妝化得不夠漂亮,抑或是香水的味道不夠撩人?

她邊想邊低頭在自己手腕上嗅了嗅,卻依舊找不出答案。

坐在對麵的謝奕辰拿起刀叉開始用餐。

不管關月菲是不是小昀的生母,都不是照顧小昀最理想的人選。

他們幾次見麵,這個女人都冇有問過任何與小昀有關的事,可見並不太關心他。

這麼想著,他腦海裡不禁閃過關月汐的臉。

那個女人對小昀就像親生兒子一樣,連小昀自己也叫她媽媽。

難道他真的要想辦法把她找回來?

之後的進餐過程有些尷尬。

謝奕辰一語不發,關月菲想要開口,卻不知該選什麼話題,直到看謝奕辰放下手裡的刀叉,纔有些不甘心的咬咬唇。

“奕辰,你真的不能讓我跟你回家看看嗎?再怎麼說我也是小昀的媽媽,這麼長時間見不到孩子,總會想他的。

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