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小昀搖搖頭:“我冇有不舒服?熠熠呢?他在哪裡?”

聽到他的話,關月汐臉色陡然一變,忙揹著謝奕辰朝他輕搖了下頭。

小昀這才反應過來。

剛纔是他睡覺睡迷糊了,忘記媽媽之前交待,絕不可以讓爸爸看到他和熠熠兩個人。

也就是說,爸爸到現在還不知道熠熠的存在,他這樣問出來,不是讓媽媽為難嗎?

謝奕辰聽到他的話也皺皺眉。

“誰是熠熠?”

關月汐連尷尬了顧不上了,連忙解釋道:“熠熠是我朋友的孩子,之前來病房陪小昀玩了一會兒。

謝奕辰疑惑的望了她一眼,倒是冇有再多問,隻伸手在小昀腦袋上撫了撫。

“要不要讓醫生過來看看?如果冇有其它問題,我們就回家吧。

關月汐點點頭,順勢按了下床頭的呼叫鈴。

謝奕辰轉頭朝她看了看,見她一直低著頭,連目光也不敢抬。

大約不好意思得很,臉蛋還是紅紅的,被他過分侵略過的嘴唇也有些紅腫。

想到剛纔品嚐到的美妙滋味,他目光不禁也變得幽沉起來,帶著褫奪落在關月汐身上。

察覺他富含侵略的目光,關月汐忍不住抬頭瞪了他一眼,藉著扶小昀起床的機會,離他遠了些。

不一會兒,醫生拿著病曆走進來。

因為事先被夏欣然交待過,所以並不會說什麼多餘的話,隻說讓孩子注意休息,便讓他們下去辦出院手續了。

在司機收拾東西的時候,關月汐抱了抱小昀。

在他耳邊輕聲說道:“一會兒乖乖跟爸爸回去,我過兩天再回來看你,好嗎?”

小昀自然明白她的意思。

熠熠生病還在住院,媽媽肯定要先照顧好熠熠才能去看他,所以他並不覺得生氣。

得知關月汐不能跟他們回山莊,謝奕辰的臉色又沉了下去。

“你到底有冇有做護工的自覺?這樣三天兩頭請假,覺得工作能保得住?”

關月汐淡淡瞥了他一眼。

“之前謝先生不是說過,一個月後我就可以請辭,現在我有更重要的人要照顧,如果方便的話,還是請謝先生辭退我吧。

謝奕辰後牙都咬了起來。

“你要照顧誰?”

之前那個叫許浩的就在醫院出現過,難道是剛纔關月汐同他分開的時候,許浩又來勾搭她了?

“這個就不勞謝先生費心了,現在一個月的期限已經滿了,還請謝先生允許我辭職。

謝奕辰目光冷厲的瞪著她,見關月汐絲毫冇有妥協的打算,這才一轉身,抱起小昀轉著輪椅離開。

關月汐站在原地,目光一直落在小昀身上。

母子兩隔著走廊遙遙相對,直到完全看不見對方,才收回目光。

知道要隔幾天才能與關月汐見麵,小昀的情緒不禁有些低落。

抬頭看到謝奕辰臉色也是一片陰沉,忍不住安慰道:“爸爸,你不要生媽媽的氣,她說了,過幾天就會回來看我們的。

謝奕辰的眼睛眯了眯:“你為什麼叫她媽媽?是她讓你這麼叫的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