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關月汐猛然回頭,就看到謝奕辰一臉做奸在床的表情出現在門外。

男人目光陰沉的看到她,轉著輪椅走進來,頭也不回的命令司機道:“把門關上,守在外麵不要讓人進來。

司機怔了下,朝關月汐驚慌的看了一眼,忙不迭把門關上。

關月汐:“……”

節操呢?!就這樣把她丟下了?!

在她想著時,謝奕辰已經走到她麵前。

男人目光咄咄的看著她,將她懟在床邊。

“為什麼回來?”

他盯著關月汐的眼睛問。

迫於他強大的氣勢,關月汐都有些結巴了。

“什、什麼為什麼回來?”

謝奕辰嘴角挑起一絲冷笑,猛的抓住她一隻手臂。

“我問你,為什麼回來?你剛纔跟我說那些話,不是準備離開麼?還把你爺爺從福利院轉走了?”

關月汐就忍不住一陣氣憤,猛的把手掙了掙。

但謝奕辰實在抓得太緊,她根本掙不開。

“回答我的問題?你為什麼回來?小昀是我的兒子,跟你應該沒關係吧?你這麼關心他,真的隻是因為你朋友的孩子跟他一樣大嗎?”

關月汐頓時一慌,差點掩飾不住臉上的表情。

但她很快反應過來,強裝鎮定。

“謝先生的話是什麼意思?我既然是你的護工,難道不該關心你的孩子嗎?還是說,你不想我關心他?”

謝奕辰牽牽嘴角,這次的笑容卻有些愉悅。

剛纔關月汐眼底那一閃而過的慌亂冇有逃過他的眼睛。

如果她還以為自己像以前一樣看不清,那就太天真了。

接下來,他做了今天在電梯裡就想對她做的事,一把將麵前的女人拉過去,吻住了她。

關月汐:“……”

她腦子裡一片空白,連剛纔在想什麼都忘記了。

趁著她愣怔的時間,謝奕辰用力把她拽了過來,按在自己懷中。

關月汐趴在他懷裡,感覺自己的腰被男人的大手緊緊扣住,兩片唇也被粗魯的噙著,輾轉吮吸。

過了好一會兒,她終於回過神,伸手在謝奕辰肩膀上推了推,卻發現他根本冇反應。

這實大太詭異了!

他身上不是有傷嗎?怎麼會還這麼生猛,不怕扯到傷口嗎?

她邊想邊用力掙了幾下,還伸手故意在男人腹部摁了摁,希望他吃痛鬆開自己。

然而……

根本冇用!!

謝奕辰的手臂就像鉗子一樣緊緊箍住她,感覺到她的反抗,還騰出一隻手按住她的後腦勺。

關月汐:“……”

她的心跳漸漸加快,臉也抑製不住的燥熱起來,想要偏頭躲開,卻根本做不到。

不知過了多久之後,一陣迷糊的聲音突然從身後傳來。

“爸爸媽媽,你們在乾什麼?”

用蠻力將她困住的男人一怔,而後睜開眼睛,終於將她鬆開。

關月汐臉紅得快冒煙了,回頭一看,便見小昀一邊揉眼睛一邊躺在床上奇怪的看著他們。

“醒了?有哪裡不舒服嗎?”

關月汐有些懷疑,謝奕辰的臉皮是不是用鐵打的。

哪怕遇到這麼尷尬的情況,他還是一臉淡然,把目光移到兒子身上,淡然的問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