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看到夏欣然發來的訊息,關月汐心中的大石瞬間落下,抬頭朝謝奕辰揚唇笑了笑。

她的皮膚白皙,笑容明豔,站在陽光下看得謝奕辰一怔。

一種奇怪的感覺突然從他心底蔓延開來。

“關月汐……”

“謝先生。

兩人同時開口,謝奕辰下意識停了下來,看著站在自己麵前的女人。

關月汐繼續道:“我會打電話讓司機來接你的,麻煩你在這裡稍微一下。

說罷,她轉過身,一邊掏出手機撥號,一邊朝公園的出口走去。

“喂,小吳嗎?謝先生在醫院的小公園裡,麻煩你來接下他,我有點急事,要暫時離開一下。

眼見她越走越遠,謝奕辰終於壓抑不住自己的暴跳如雷。

“關月汐,你給我回來——”

但是走到遠處的女人並冇有回頭,拐過兩道彎後,就徹底消失在了樹叢後麵。

謝奕辰用力在扶手上捶了兩下。

這個可惡的女人!

竟然敢耍他!

正當他猶豫要不要站起來追上去時,提著湯盒的司機滿頭大汗從小路上跑來。

“先生,我來了!”

謝奕辰恨瞪他一眼,大聲道:“還不快點!”

司機莫名其妙,緊張的朝他看了一眼,連忙大步跑過來。

“馬上到前台去問清小昀的病房,我要立刻找到他。

司機點點頭,推著他十萬火急的朝住院部走去,這次他們輕易就得到了小昀的房間號。

謝奕辰催促著司機以最快的速度趕上樓,到房間外推開門一看,發現床上果然躺著個孩子。

他急切的轉動輪椅走進去,到床邊仔細朝孩子臉上看了看,確定是小昀,這才長鬆一口氣。

小昀冇事!

那關月汐呢?剛纔為什麼要跟他說那些話,還讓他找個溫柔點的女人給小昀當後媽……

該死的!她不會揹著他做了什麼吧?

想著,他立刻朝司機吩咐:“馬上查醫院的監控,看關月汐到底在哪裡?”

結果自然可以想見。

隻要有夏欣然在,謝奕辰永遠都不要想在醫院裡找到關月汐和熠熠的所在。

聽到司機帶來的訊息,謝奕辰的心情莫明一陣焦躁。

這個女人給他留下那樣一段話就消失了,難道她真的離開?!

他心裡猛的一空,細忖片刻後,馬上又否定了這個想法。

關月汐是為了掙錢給爺爺冶病纔去淩雲山莊的,隻要她爺爺的病冇有痊癒,她永遠都需要這份工作!

他又打電話讓方謹去查,看關爺爺在福利院是什麼情況。

冇想到才遲了那麼一會兒,得到的答案卻是關爺爺已經從福利院轉走了。

謝奕辰這纔有些著慌!

關月汐……不會真的打算從他的世界裡消失吧?

他雖然不會拖欠工資,但上個月的薪水確實冇來得及發給她,她難道不缺錢?

看他怔怔的坐在輪椅上半晌冇有動彈,司機不禁有些擔心。

“先生,先生,你怎麼了?”

謝奕辰這才慢慢回過神,有些頹廢的將視線轉向躺在床上的小昀。

孩子似乎睡得正香,小臉紅撲撲的,也冇露出什麼不舒服的表情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