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唐毅雖然不知她在忙些什麼,但也通過跟老師的聯絡,知道關月汐在國內一切安好。

要不然以老師的性子,若知道她在國內受了什麼委屈,遠渡重洋也會親自過來把她接回去。

“沒關係,隻要你記得跟老師聯絡就好,要是讓他知道你在國內吃了什麼苦頭,我們這些師兄弟還不都被罵死。

關月汐嘿嘿一笑。

也隻有跟唐毅他們聯絡時,她心裡纔會感覺到溫暖和輕鬆。

“對了,既然你還在國內,要不要過來幫我一段時間?你放心,薪水絕對不比你在國外低。

關月汐一愣:“師兄也在國內搞投資了嗎?”

唐毅撫了撫眼鏡:“不是投資,是有個朋友的公司缺少金融人才,不知從哪裡聽說了你的名號,跟我打聽。

“哦?”

關月汐不禁有些意外。

她纔剛剛在國外的金融界嶄露頭角,冇想到名聲就已經傳到國內了。

“既然師兄開口,自然冇有不行的,隻是我留的時間可能不長,等熠熠出院,我就要準備回去了。

唐毅蹙了下眉:“你不打算繼續留在國內嗎?”

他知道關月汐其實並不喜歡在國外的生活。

她骨子裡就是個土生土長的中國人,每逢年節,也一定會帶著孩子參加校友們舉行的聚會。

但至於她為什麼回國又要離開,他就有些不解了。

“你這次回國是為了給熠熠治病嗎?他現在怎麼樣?你要是有什麼需要,可以隨時聯絡我。

關月汐心中一暖:“師兄放心,如果有需要,我一定會去找你的。

正說著,關月汐就透過走廊的玻璃看到樓下的大廳走進兩個人。

坐在輪椅上那個,不正是謝奕辰嗎?

她心中一凜,忙對唐毅道:“師兄,其它的事情可不可以下次再說,我現在有點急事需要馬上處理。

唐毅聽出她的急促,下意識點頭道:“好,那你有事記得……”

話未說完,電話便被掛斷。

聽到電話裡的忙音,唐毅無奈的笑了笑,把電話掛斷之後,轉身朝前麵的走廊走去。

走廊另一端,辦公室的門正好被人推開,麵帶笑容的秦時與從裡麵走出來。

“電話打完了?怎麼樣?艾薇婭小姐同意過來幫忙嗎?”

唐毅朝他比了個OK的手勢,兩人肩並肩朝辦公室內走去,一邊還說著什麼。

關月汐坐電梯趕下來的時候,司機正推著謝奕辰在前台詢問。

但是小昀這次來醫院,並冇有在前台尋入資訊,所以他們是查不到資料的。

關月汐連忙朝他們走過去。

“謝先生,你來了。

聽到她的聲音,司機和謝奕辰立刻轉頭看向她。

“小昀在哪個病房,帶我去看看他。

這個……自然是不可能的!

小昀和熠熠現在都在手術室,病房裡是空的!

關月汐想了下,朝司機小吳道:“不好意思小吳,小昀今天中午吃飯的時候說想喝王媽煲的排骨湯,能麻煩你回家取些來嗎?”

小吳愣了下,轉頭看向一旁的謝奕辰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