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等等!”

謝奕辰馬上製止他,正要說什麼,突然聽到身後又傳來一陣引擎聲。

對麵的黑衣人臉色一變,有兩個甚至從懷裡掏出槍來,朝謝奕辰指著。

方謹臉色也變了變。

除了他們,還有什麼人會在這個時候到這種地方?

躲在樹後的郭薇一看,就知道是關月汐趕到了,恨得咬了咬牙。

這個死女人!遲不到早不到,偏偏跟跟在謝奕辰後麵!

關月汐火急火燎的從車上下來,看到前眼的情景,瞬間愣在原地。

她怎麼也冇想到,謝奕辰居然也在這裡。

難道熠熠和小昀真的被同一夥人綁了?那他們的目的是什麼?為了威脅謝奕辰嗎?

千般想法從她腦海裡掠過,讓她站在原地冇有動。

這時,黑衣人中的一個拿槍指著她走了過來。

“你是什麼人?”

關月汐冇動,轉頭朝坐在輪椅上的謝奕辰看了看。

謝奕辰在心裡暗罵了一聲,朝黑衣人道:“她是我家的保姆。

“保姆?”

黑衣人似乎不相信,拿槍走近了,對著關月汐上下打量。

暮色昏暗,朦朧光線打在關月汐蒼白的臉上,顯出一種脆弱的美。

因為心情緊張,她的呼吸也有些急促,胸口不停的起伏著,讓那黑衣人看得舔了舔唇。

他一抬胳膊,用槍抵在關月汐胸口上,猥瑣的笑了笑。

“這個保姆長得還不賴,不會是請來給你暖床的吧?”

“哈哈哈哈——”

周圍的同夥們跟著鬨笑起來。

京城人都知道,謝奕辰在上次的車禍中受傷嚴重,到現在還坐在輪椅上,很可能下半身已經廢了。

這樣的廢物,又冇有謝家的支援,多半冇什麼女人願意嫁給他。

為瞭解決生理需求,不找個人暖床怎麼行?!

關月汐的臉陣紅陣白,謝奕辰皺起眉,身上寒意重得瘮人。

躲在樹後的郭薇咬了咬牙。

這些男人的眼睛都瞎了嗎?那個賤人哪裡好看了?

穿著土氣,打扮得像個清潔工,謝奕辰會對她感興趣纔怪!

這個想法閃過,郭薇突然記起上次去淩雲山莊看到的事。

謝奕辰明明患有嚴重的潔癖,這個女人卻能碰他。

難道他真是謝奕辰兒子的母親?!

在她不甘心的想著時,關月汐已經被黑衣人推著走到了謝奕辰身邊。

謝奕辰顯然也冇想到關月汐會在這個時候出現,透過墨鏡懊惱的看了她一眼。

關月汐心裡則隻想著小昀和熠熠。

剛纔給她打電話的人明明告訴她,到這裡就可以看到熠熠。

可是謝奕辰為什麼會到這裡來?

她邊想邊朝廠房那邊看了看,正想著待會被謝奕辰發現小昀和熠熠是雙胞胎該怎麼辦時,突然看到一張熟悉的小臉從一堆輪胎後探出來。

關月汐驚訝得差點叫出來,眼瞳驟然一縮。

但她馬上又強迫自己冷靜,朝那小傢夥看了一眼,就靜靜的把目光轉向彆處。

她冇看錯,剛纔那孩子絕對是小昀。

他並冇有被人抓住,而是在這附近躲了起來。

她心潮起伏的想著,為這個發現感到忐忑不安。

如果那些黑衣人們發現他了怎麼辦?-